無差別殺人類型的犯罪(上篇)-國試論壇

  • 活動時間:2021/03/28 00:00 至 長期開放
  • 活動標籤: #高考三級   #普考   #司法特考三等   #司法特考四等   #司法特考五等   #初等考  
  • 活動摘要:
    2014年發生在捷運上的殺人事件,由於該事件所造成的死傷者與行兇者並無任何交集再加上行兇者被認定有明確的殺人動機;因此,此次殺人事件被給予了特定的用語來加以稱呼-「無差別」殺人。嘉義學儒05-3101528

無差別殺人類型的犯罪(上篇)

讀者們看到本次標題的「無差別殺人」這五個字時,腦海中應該會立馬浮現鄭捷這個人名吧!
那是2014年發生在捷運上的殺人事件,
由於該事件所造成的死傷者與行兇者並無任何交集再加上行兇者被認定有明確的殺人動機;
因此,此次殺人事件被給予了特定的用語來加以稱呼-
「無差別」殺人

由於國內對於此類事件的發生並沒有事前累積相關的研究也無具體的防範意識,
因此事件發生之後在犯罪防止政策上所帶來的最大影響多半是集中在事後補救,
比方說:為了撫慰被害人家屬的心情,政府迅速執行死刑或加強公共場所或大眾運輸的周邊監控等議題上;
當然前述的議題是非常重要的,但對於此類行兇者的特徵、是如何形成無差別的殺人動機還有該如何區分類型,
甚至是對於此類犯罪人的處遇以及從犯罪人角度為中心的防範對策(下篇會作介紹)等的研究,
也應該趁此契機一併加以重視。所以,本次主題的內容借重了已有累積經驗的日本研究,
來幫助讀者們補足在犯罪學學習上國內參考書比較少做整理的部分。


1.無差別殺人犯的特徵
根據日本以國內發生過的經驗並綜合英美的調查所得出的統計,可以大略區分成七個面向作為介紹:
(1)生理特徵:此類的犯罪人的生理性別多半是男性,且在年齡層上有比一般的殺人犯來得低、甚少高齡者的傾向。
(2)心理特徵:此類的犯罪人在性格上總是敏感且容易自我否定、自信不足並容易發怒;
在行兇當時的情緒容易焦躁不安或者是精神不濟,也有研究指出有精神疾病、特別是有人格障礙疾患的人容易犯下此種罪行。

3)人際關係:在學校或職場上的人際互動很少,也就是在主動建立交友關係的能力上出現障礙;
有研究指出行為人在犯罪前若是交友關係持續處於惡化的情況下,
即便是行為人沒有之前的不良犯罪紀錄,也容易出現犯下大量殺人的行為。

4)經濟條件:多半是經濟上較為窘迫,比方說:長期不穩定的收入、居無定所或打零工等;
即便是得到了一份穩定的工作也無法持續在同一個工作上,也就是更換工作的頻率很高。

(5)前科:此類型的犯罪者若是有犯罪前科的話,多半是有暴力前科的人居多;
但值得注意的是,若是單看哪一種前科可用來作為無差別殺人的主要特徵,
則是有放火前科會比一般殺人前科更具參考價值;此外,犯罪人在進行無差別殺人時,多半是單獨為之,少有集團式犯案。

(6)行兇方式:在歐美的話,因槍枝取得較為容易,因此多半是槍殺;
在日本的話,則是用刀刺殺或斬殺為主。不論是哪一種行兇方式,犯罪人達成自身的目的(多人死傷)的機率非常之高。

(7)被害對象:雖說犯罪人在進行無差別殺人時,看似採用隨機方式;
但實際上並非可一概而論,根據調查發現:女性、孩童以及年長者等在生理特徵上相對弱勢的人還是容易成為被害對象,
由此可知,對犯罪人來說,目的達成(多人死傷)的難易度也在殺人計畫的考量之內(非絕對,仍有例外)


2.無差別式的殺人動機與類型
根據學者的調查,可區分成下列4種的主要類型:
①對自己的人生境遇心生不滿型
說明:遭逢人生上的挫敗,比方說:當自己與另一半的感情關係出了問題時,看到周遭的友人與另一半甜蜜恩愛,
自己頓時成了友人的對照組,因而心中產生了怨懟跟孤獨等負面情感,進而引發行兇動機。

②對特定的對象心生不滿型
說明:在自己的生活圈中有所交集的對象,比方說:求學時霸凌自己的同學、嫌棄自己而離婚的前妻等,
對於前述的對象時時充滿怨念跟不諒解,但卻又無法即刻到他們的面前發洩情緒,因而將矛頭指向與自己毫不相干的第三人。

③想自殺或希望被判死刑的自願型
說明:此類型的犯罪人多半是犯罪經歷比較淺或者是相對較為年輕,通常是犯下無差別殺人前就曾經有自殺的企圖;
而在做出無差別殺人行為之後的半年內通常會企圖自殺或者是經被逮捕後就表明希望接受死刑制裁。

④對殺人行為產生渴望或興趣型
說明:此類型的犯罪人特點常有前科少、年齡在30歲以下以及有計畫性犯案這三點;
並且在個人的犯罪心態上是追求刺激感的,比方說:透過猥褻兒童來讓自己得到性滿足,
或者是看到電視中有關殺人的場景會異常興奮,甚或是掐住他人的脖子,
看到對方因窒息而面露痛苦或求饒的表情來得到性方面的興奮感等。

上述的4種類型當中,以①對自己的人生境遇心生不滿型的案例數為最多;其次是②對特定的對象心生不滿型。

3.在犯罪學研究上的必要性
無差別殺人犯罪跟一般犯罪比較起來,的確發生的頻率很低再加上犯罪人多半都沒有前科,
因此要形成一個詳細的犯罪剖繪或繪製犯罪地圖均有難度;但在國內要建立一個專題研究的資料庫仍是有可能的,
透過外國所作的研究資料及犯罪人的實態調查,還是能夠歸納出類似上述1.2.的內容作為國內研究的基礎素材。
有了基礎素材作為藍本才能夠進一步形成本土性研究, 
如此一來,應可多少發揮一些因無差別殺人行為所導致重大死傷結果前的警示燈效果。

[1]法務総合研究所研究部報告50,頁178-179。